佛手
NEWS

以本地“水蜜桃”为主题 原创滑稽戏《桃花朵朵

2020-11-14

  2020太湖文化艺术季正如火如荼进行中,舞剧《歌唱祖国》刚入选百年百部精品创作工程;锡剧《泰伯》连演五场,无锡民族乐团成立首场演出即将奏响;已有六十多年历史的无锡滑稽戏,自然不甘示弱,以“水蜜桃”为主题的原创现实题材滑稽戏《桃花朵朵开》,排练已接近收尾,11月9日公演。

  “桃花朵朵开、美丽乡村来、蜜桃大文章、幸福奔小康……”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市滑稽剧院,演员们正在排练,短短的一句台词,足足说了10分钟,“语调不对,节奏有点慢,再调整下”,导演王咸俊盯着剧本,眉头紧锁,几秒钟后直接站起身来,走到演员身旁边演边讲起戏来,而他一个不经意的表情,引得在场人员哈哈大笑。团长薛峰告诉记者,滑稽戏排练氛围一直如此,笑料包袱好不好,从自身实验开始。《桃花朵朵开》讲述了90后大学生周晓峰怀揣青春梦想,辞去城市工作返回家乡桃花村扎根创业。这是一部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切入点的戏剧作品。

  从10月2日开排至今,演员们仅是在国庆假期休息了一天,由于时间过于紧张,原本排戏到一半才会参与进来的舞美道具等工作人员,被全部要求进排练厅看戏,同步开始设计工作,而王咸俊本在开排之前需要跟每个演员先讲一遍剧本,可是时间宝贵,只能让演员一边排一边讲,以此来提高效率。薛峰直言:“除了正常排练,演员每天晚上还需要参加惠民演出,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,工作超过10小时,大伙很拼也很辛苦。”因多项原因,从2018年开始剧团就没有什么作品,这次大伙也是铆足了劲,希望能让无锡观众重新认识下无锡市滑稽剧团。

  为何会选择“水蜜桃”这个题材?导演王咸俊表示,阳山水蜜桃是无锡的名片,也是享誉全国的文化品牌,而滑稽戏就是需要贴近生活,既能保持剧种特色,又能及时反映社会的热点话题和生活中不时碰到的事件,早在五月份与编剧王之昕探讨时,就达成了一致。如何让故事有矛盾冲突、有笑料包袱、有起承转合?著名滑稽戏演员陈敏表示,在剧情中设计了不少“梗”,如以往滑稽戏中的男一号都很端正,这次就设计了一个调皮的大学生形象,刚从校园踏上社会,有叛逆也会犯错,而他与女朋友的父母是一对冤家,这样人物冲突的喜剧矛盾点就形成了。他强调,滑稽戏的嬉笑怒骂同其他舞台艺术一样,兼收并蓄,是适度夸张和诸多矛盾因素的对立统一。通过夸张、巧合、误会、重复等手法,达到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”的强烈喜剧效果,让人们在巨大的反差、对比中发出会心的笑声。如上世纪50年代无锡市滑稽剧团演出的《七十二家房客》,很多无锡市民至今也不会忘记剧中那个老裁缝,戴着一副断了一只脚的老式眼镜,另一头用一根红绳缠着,系上一枚铜钱挂在耳边晃荡,那就是生活在旧社会贫民窟中滑稽可亲的小人物形象。薛峰说:“如果看完就笑笑,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失败的,更多想有一种正能量的传递,《桃花朵朵开》是一部励志的戏,当代青年投身社会,如何看待自身机遇,是需要通过努力、创建、发现,才会有机遇的。”

  不得不说,传统滑稽戏在新的时代,有一些必须面对的问题。滑稽剧演员王伟坪说:“传统滑稽戏中噱头没那么频密,对现代观众而言,节奏慢了。还有我们很多包袱和噱头,你还没抛出来,观众都知道了。所以很多东西必须要有与时俱进的变化,要去适应市场和观众群的变化。”

  其实,无锡的语言类剧种有很好的群众基础,但是现在演员们更热衷于在电视上与观众见面,剧场演出却很冷清,这使得无锡滑稽戏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。让无锡的滑稽戏赢得更多的观众,是目前滑稽演员的共同愿望,薛峰表示:“怎样让滑稽观众的年龄层降下来?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。”《桃花朵朵开》这次的舞美很潮,舞台和背景都是以桃子为雏形设计的,一看就有种“甜蜜”的感觉;而此次滑稽戏配乐,首次对无锡著名流行乐词曲创作人肖斯塔进行了邀约,“这次配乐会让观众听到不少音乐的流行新元素”,肖斯塔说。